首页

听潮诗歌尖锐论坛

诗歌集中营 恋恋红尘 诗歌游戏 经典之夜
热点专题 诗坛动态 诗歌评论
诗坛动态导航
 国际诗坛  港台诗坛
 焦点  国内诗坛
 其他
推荐文章
年轻的诗人哲学家
一股浊流——从“反文化”..
仅靠金钱救不了中国诗歌
伍尔夫:作家中的玫瑰女神
关公何必读《春秋》?
“苏宁电器”预计增幅在1..
长春山姆店下周改制 沃尔..
相关文章
 暂时没有相关新闻
查找:
当前位置:中国当代诗歌网 >> 诗歌博客 >> 诗坛动态 >> 国内诗坛 >> 详细新闻内容
  
仅靠金钱救不了中国诗歌

时间:2006-10-11   来源:工人日报    作者:叶树浓  阅读4804次

前段时间,房地產巨头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黄怒波先生宣布,將向诗歌界捐赠3000万元,以促进中国诗歌事业的发展。消息一出,诗界立即炸了窝,穷得没米下锅的诗人们无不为诗人企业家的义举拍手称快。借用诗人唐晓渡的话,“即便在全球范围內,这恐怕也称得上是个惊世骇俗的大手笔。”在物欲横流的年代,黄先生不求实利回报的“傻帽”行为,的确让我们这些仍然在坚守的文学爱好者倍感欣慰。然而,3000万元能救中国诗歌吗?黄先生的捐赠是否真如诗人们说的那样,將会对处于低谷的中国诗歌有极大的推动作用甚至是决定性作用呢?我对此表示质疑。 

  我有一位写诗的朋友,初中时,他模仿徐志摩、戴望舒,写得一手美妙的格律新诗;上大学后,他受顾城、海子的影响,写起了朦朧诗,成为远近闻名的校园诗人。那时,他的那些充满理想主义悲壮色彩的朦朧诗,让我这个诗歌后辈佩服得五体投地。毕业几年后,这位诗人突然拿著他新写的作品找到我,并郑重向我宣布,他已经不写那些老掉牙的朦朧诗了。“我现在已经加入垃圾派,立志做中国最先锋的诗人。”我那时只知道朦朧诗之后,有知识分子写作、民间写作、他们、非非以及网络出现后兴起的“废话写作”、“下半身写作”等流派,还不知中国几时出个垃圾诗派。于是,把他带来的部分垃圾派诗人的作品拿来读了一遍,发现这一群诗人全都有“屎尿癖”。例如徐乡愁的《拉屎是一种享受》:在后檐口蹲下来/手纸也跟著蹲下来/天空和屋顶也跟著蹲下来/这时候,我什么也不去想/两会是不是成功地召开了不去想/美国该不该打伊拉克不去想/人民是否小康了农民是否减负了/都统统不去想/我现在最要紧的是/把屎拉完拉好/并从屎与肛门的摩擦中获得快乐。还有蓝蝴蝶紫丁香的《诗歌是放屁的发动机》:写/一首诗/放一个屁/写/两首诗/放两个屁/写/三首诗/放三个屁/不断地/写诗/不断地放屁/诗歌/你真是放屁的发动机/让整个世界/臭气/熏天。 

  我的朋友向我介绍说,这是中国当代诗坛最好的诗,在垃圾诗面前,其他流派的诗全都是垃圾。垃圾派的核心宗旨是崇低。只有最低俗的才是最真实的。在这位朋友的几十首诗作中,我认真算了一下,总共不到1000行的诗句,提到屎、尿、屁、耳屎、鼻涕、菜渣以及性器官的竟有600多行。我当时不免感嘆,一位曾经追求诗歌修辞、意境美的诗人,竟沦落到了如此地步还窃窃自喜。 

  在我的这位朋友身上,反映出当代诗人普遍的两种心態。这两种心態是造成诗歌被读者拋弃,走向没落的重要原因。第一是诗人为反叛而反叛,为先锋而先锋的浮躁心態。中国诗坛自朦朧诗之后,短短时间內,產生了后朦朧、民间立场、口语写作、下半身、垃圾派等林林总总的派別。为了证明自己的与眾不同,诗人们不惜用各种形式来解构传统。从英雄到平民,从平民到无赖,从无赖到贱人,从贱人到野兽,诗歌是在一步步地向下走。第二是诗人间党同伐异,谁也不服谁。民间立场的骂知识分子,下半身写作的骂垃圾派……这种窝里斗的风气对于不景气的诗坛,无疑是雪上加霜。 

  说了这么多,似乎与黄怒波先生的3000万元无关。我想说的是在读者纷纷拋弃诗歌的今天,即使有更多的钱帮助那些无米下锅的潦倒诗人,让他们吃饱喝足有力气去写诗,或者帮助更多没钱出书的诗人出诗集,设更多的奖扶持诗坛新人,但在这种浮躁的风气下,诗人还是写不出好作品来。而读者看重的是诗歌內容的质量。比如我刚才说的那位朋友,说要出书。可出了之后,读者会买账吗?对于有一定鉴赏力的读者来说,有两个最起码的阅读原则:第一,文学不单是文字学,先锋诗人所谓的诗到语言为止,把九不搭八的词语乱堆砌一番作文字游戏,读者不能接受。先锋诗歌完全否定传统诗歌应有的意境,也必將遭到唾弃。第二,文学的根本是人学。人跟动物的最大区別是人性。把人纯粹当动物来写的做法,也是读者绝对不能接受的。 

  当然,我所举的例子未免有些极端。不过,追求標新立异的浮躁心態,在当代诗人中的确具有相当的普遍性。在这种心態下,许多诗人片面追求形式上的推陈出新,而忽略或者贬低了內容对诗歌的决定性作用。而对于诗歌来说,內容和思想才是灵魂所在,好的形式是为內容服务的。 

  黄怒波先生仗义疏財的行为是值得敬佩的,但凭这3000万元就能使中国诗歌焕发第二春,这种看法却多少有些盲目乐观。其实,真正让诗歌遁入边缘窘境的“罪魁祸首”,不是市场,也不是贫穷,而是诗人自己。对于病入膏肓的诗歌,钱只不过是一剂治標不治本的“止痛药”。能挽救诗歌的只有诗人自己。只有停止所谓的形式革命,在內容思想上下一番功夫,写出一些积极向上、洋溢人性、体现真实生命体验的作品来,诗坛才有希望。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关于我们 - 服务条款 - 商业合作 - 诚聘英才 - 会员注册
本站网络实名:中国当代诗歌网 版权所有
email:fff@21cehua.com 服务热线: 13925006240